我們並不典型,我們吹毛求疵
動機,其實不是很重要
我們只是充滿好奇,容易沈迷
你可以說,我們好像太過頭了
也許吧,只不過

大部分人認為「太過頭」
那就是我們想去的地方
所有的一切,皆以咖啡為名